永昌注册·劲敌来了!纽约前市长确定参选2020总统,资产超特朗普16倍

时间:2020-01-09 14:23:52;作者:匿名;阅读量:145

永昌注册·劲敌来了!纽约前市长确定参选2020总统,资产超特朗普16倍

永昌注册,来源:米宅海外

就在前几天,世界富豪排行前十,曾连续担任纽约市市长长达12年之久的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宣布正式参加即将到来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这无异于是在当前已经十分“拥挤”的民主党初选的水面上丢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民主党参与党内初选的候选人虽多,但是貌似都战斗力不足,即使呼声最高的拜登、沃伦以及桑德斯在当前的初级民意调查中也只有18%~27%的支持率,剩下的那些只有个位数的“乌合之众”就更不用说了。

然而即使面对“弹劾”等威胁的特朗普,目前还是有41.8%的支持率。

“想让特朗普下课?你们都不行,让我来。”

这也许是这位政商两栖的大佬决定“入坑”的主要原因之一。

要知道作为一个拥有丰富从政经验的成功商人,布隆伯格的个人资产几乎达到了500亿美元——是现任总统特朗普(30亿)的16倍!

在竞选网站所发布的公开信息中,布隆伯格说:“我要竞选总统,击败唐纳德特朗普并重建美国,我们不能在新的一个4年中,继续忍受特朗普总统以及他那些不负责任和不道德的各种行为了。”

布隆伯格还表示,他将不接受竞选捐款,即使这会让他获得参加民主党电视辩论的资格——接下来的“六辩”需要候选人达到一定的支持率(4%~6%)的同时有超过20万名独立捐款人为其捐款。所以目前民主党只有6名候选人具有资格。

虽然无论如何,“竞选资金”对于布隆伯格肯定不算是个问题,别看奥巴马当年参选总统时共筹集了3000万美金并打破纪录(之后又被希拉里打破),但布隆伯格已经放话,愿意自掏腰包1亿美元作为竞选经费,包括了宣传,电视广告等一切开支。

这让他的竞争对手,同时也是民主党“同僚”的桑德斯愤愤不平。

“这是一种令人发指的行为。”桑德斯说,“虽然你可以宣称‘我很富有,无法被收买’,你这种用来赢得总统职位的方式真令人恶心。”

美国大选=金钱民主

无论你的政治构想多么科学,言辞多么犀利,个人形象多么完美,你也需要投入相当的资金在舆论和媒体中挤进一席之地以此被大家看到。

“真金不怕火炼?”——别傻了,在浩如烟海的美国大选中,“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结局就是烂在巷子里。

金钱,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影响看似“民主”的美国大选。

1. 广告轰炸。(送礼就送脑白金?)

2. 利用“赠品”来变相“购买”选票。

3. 篡改民意测验来“赢取”更多选票。

4. 社交媒体轰炸。

伟大的政治哲学家cyndi lauper曾说,“金钱改变了一切”,而这特别能在美国大选时体现出来。

竞选支出到底有多重要呢?拿众议院来说,统计显示超过90%的成功获得席位的候选人开销更多,这在某种程度上,几乎可以说众议院的席位是用钱可以“买”到的。

在总统竞选上,候选人团队的开销将会更多。

华盛顿州立大学教授travis ridout的调查指出,2012年,奥巴马团队就曾花了2000多万美元在广告攻势上,这超过了他竞选总预算的70%;而他的对手罗姆尼则使用了55%的预算打广告,单在屏幕上“混脸熟”的方面就落后了奥巴马一大截。

回到坐拥500亿身家的布隆伯格身上,动辄几千万美金的“小数目”就根本不是问题了。即使桑德斯和沃伦都指责他用钱“买选票”,并称这违背了“美国民主”最核心的诉求;

但是看在上帝的份上,美国总统选举本来就是精英阶层与宏观资本市场的巨大游戏,历任总统都代表了身后实力雄厚的财团利益,肯尼迪如此,布什如此,克林顿如此,奥巴马如此,特朗普如此,而布隆伯格当然也是如此。

为了争取选票而违心制定不公平的政策去满足特定选民或族群的利益,在这个高度上,谁还骗得过谁呀。

“三足鼎立”与政策导向

除了布隆伯格之外,民主党目前最具实力的三位重量级选手还是有些看头的。

小约瑟夫·拜登 (joseph r. biden jr.)

拜登目前可以说是特朗普争取连任的最大竞争对手了——毕竟他是前任副总统。

和特朗普“粗犷”的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不同,拜登为了拉拢拉美裔选民的支持,特地推出了新的西班牙语竞选口号“todos con biden”,意为“大家与拜登站在一起”。

但是阴差阳错地,拜登的竞选团队却忘记了把这句话注册登记,导致被狡猾的特朗普团队抢先注册成功,甚至还以此建立了同名网站,并专门用来更新拜登的“黑料”以及导入通向川普支持页面的超链接,讽刺意味十足。

拜登虽然77岁但仍然精力充沛,他主张支持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同时也具有温和的移民政策。另一方面,他也是相对比较“亲中”的,反对特朗普的某些政策。

“经过特朗普执政的四年,我们和全球许多国家的关系遭到了破坏,经验丰富且受人尊敬的美国总统对于修复各国关系和解决共同挑战极为重要。”拜登说,“如果我能当选总统,我会首先确保我们的政策能确切反映出美国的价值观。”

伊丽莎白·沃伦 (elizabeth warren)

在民主党内支持率第二的沃伦比拜登要小,70岁的她是法学教授出身,在2012年当选过参议院议员。作为一位“破产法”专家,沃伦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协助成立了消费者金融保护局。

沃伦的选举标志性“承诺”是去实现社会“重大的结构性变革”。核心内容就是“劫富济贫”,通过对富人——特别是超级富豪征收不同比例“财富税”的同时,取消许多学生贷款的债务,还要拆分一些大型的科技公司。

通过给富人更多压力,沃伦承诺将预计2.75万亿美元的“财富税”收入来支付她提出的“学生债务免除计划”、免费的公立大学、全面普及的儿童保健计划以及一些药物危机的管制费用。当然,沃伦的这一行为得罪了许多富人,但是相对应地也获得了许多下层阶级的支持。

“当政府只为有钱有势的人考虑时,那就是简单明了的腐败。”沃伦说,“我们需要为此大声疾呼。”

伯尼·桑德斯 (bernie sanders)

桑德斯本身是佛蒙特州的现任参议员。他与沃伦的执政主张较为接近,但是却相当“激进”。

桑德斯主张向所有美国人提供政府运行的医疗保健计划——可这会让美国政府每年在医疗保健上的支出增加2.5万亿美元,而这项开支最后又要从更高的工资税以及其他税费支付。

怎么着,是不是有点法国税收的意思?你赚的越多,被宰的越多,钱都拿来让政府做好人,去养着一帮不愿意上班的家伙。

按照桑德斯的做法,如果他当了总统,私人健康医疗保险将被整个废除,所有美国人的医保将由政府负担并统一处理。虽然也得到了一些热爱幻想的天真选民的支持,不过从利益集团以及最基本的医疗开销来看,桑德斯的这块“饼”画的也是过大了些。

杨安德(andrew yang)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只有3%的支持率,但是华裔候选人44岁的杨安德这次也让大家眼前一亮。

杨总的核心主张非常简单,就是:政府给大家发钱!

做为硅谷的前技术主管,他觉得自己对未来数年内“自动化”影响经济的方式有特别深刻的理解,置换成实际的方案就是:为每个美国公民提供每月1000美元的“普遍基本收入”。

这是每个18岁以上的美国成年人都可以享受到的,与个人的工作状况或者其他任何因素统统无关。你年满18岁,是美国公民,ok,政府给你发钱。

杨总声称,这个被称作“自由红利”或者“普遍基本收入”的东西,将使所有美国人可以用来支付账单、教育自己、开展业务、保持健康、重新安置工作、更具创造力,并与孩子和亲人共度时光。

另一方面,他也支持全民医疗保险以及减少学生贷款负担等老生常谈的问题,虽然杨先生目前来看胜出的希望不大,但是如果最后真的发生了什么奇迹,那也算是美国独立战争以来政坛上最大的一匹黑马了。

但是我觉得,如果给那些本来就混吃等死的懒人拿到每月发1000美金的话,肯定会更加生无可恋——不工作更加死不了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

务实的政策

然后我们再回头看看布隆伯格这个刚刚进入选举游戏的“新玩家”。

相对于上文提到的几个动辄“全民医保”或者“全民发钱”的夸张表演来说,布隆伯格所关注的东西倒是更为直接客观一些,那就是枪支管制和气候问题。

作为一个亿万富翁、媒体大亨、纽约市长和成功的商人之外,布隆伯格还是一个慈善家,其名下的慈善机构bloomberg philanthropies就专注了五个主要领域,包括公共卫生、环境、教育、政府创新以及艺术文化。他还在2018年被评为第二大慷慨的慈善家。

在这种形势下,发出对“加强枪支管制”的声明就水到渠成了,更何况有特朗普任期内美国愈演愈烈的枪击事件的背景所衬托。

另一方面,布隆伯格也一直是特朗普的一个强烈的批评者,他曾在2016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言称特朗普是“危险的煽动者”,并指出若特朗普胜出将会是美国“正在制造的灾难”,与此同时,他也强烈地批评了特朗普的商业头脑——这一点上,身家只有自己16分之1的特朗普还真还不了嘴。

关于施政措施,布隆伯格相信首要任务就是制定“常识性枪支法”,他指出“没有人会夺走任何人拥有的枪支,但是我们不应该将枪支卖给罪犯(犯罪记录)或者有精神疾病(记录)的人或者是未成年人。”这种言辞相对温和的枪支管制思路会为他带来许多优势,并减少“美国步枪协会”所侧面带来的压力。

虽然时间仓促,但是无论如何,个人能力强大非凡的布隆伯格似乎已经准备好了,而在即将到来的下一轮“斗争”中他将有什么样的斩获,还有待我们观察。

© Copyright 2018-2019 najafabadiha.com pp电子app Inc. All Rights Reserved.